卡斯蒂永战役

编辑:珍贵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3 14:11:44
编辑 锁定
卡斯蒂永战役Battle of Castillon(1453.7.17) 英法百年战争(HundredYears′War)中的最后一次战役。施鲁斯伯里伯爵约翰·塔尔博特(John Talbot,Earl of Shrewsbury)率领一支英国军队前去解救被围的卡斯蒂永。
中文名
卡斯蒂永战役
外文名
Battle of Castillon
结    果
英国驻军被迫于次日投降
时    间
1453.7.17

卡斯蒂永战役战役简介

编辑
卡斯蒂永战役Battle of Castillon(1453.7.17) 英法百年战争(HundredYears′War)中的最后一次战役。施鲁斯伯里伯爵约翰·塔尔博特(John Talbot,Earl of Shrewsbury)率领一支英国军队前去解救被围的卡斯蒂永。1453年7月17日,英军1000名骑兵首先发起进攻,但在法军猛烈而准确的炮火轰击下伤亡惨重。尽管英军步兵5000人赶到正在激战的战场,并立即投入战斗,但法军跃出堑壕向英军侧翼发动反攻,一举击溃英军,施鲁斯伯里伯爵阵亡。卡斯蒂永的英国驻军被迫于次日投降。[1] 

卡斯蒂永战役战役经过

编辑

卡斯蒂永战役争夺加斯科涅

继1450年光复了诺曼底之后,查理七世于1451年授权他的陆军中将——迪努瓦伯爵(此人曾负责1429年的奥尔良守城战,后来得到圣女贞德的援兵,迫使英军放弃围城)率领一支大军前往攻打吉埃内。加斯科涅人长期以来和英格兰共戴一主,英国人很大程度也仅仅依赖这种基于个人联盟的忠诚才得以在维持地区防务以抵御法王的进攻。由于在这一地区在这一地区只部署了少量驻军加之法军使用堡垒战术使北方的局势发生戏剧性的变化,亲英的加斯科涅人不断减少,并已无法继续抵御王家军队的强大军事压力。吉埃内迅速陷落。这场光复战役以法军于1451年攻克采邑首府波尔多告终。由于不满法国人的新体制,特别是获利颇丰的对英贸易受到限制,波尔多的富于商人气质的领导人派出一支代表团到伦敦说服英王亨利六世派出援军。久经沙场的老将——早已赋闲的70多岁的——约翰·塔尔伯特(曾参加亨利五世的远征军征讨法国,阿金库尔战役中立身扬名,后在帕提战役时被农家女贞德中途拦截并击败被俘,视为一身中的奇耻大辱)被任命为这支3000人的远征军的统领,于1452年10月17日在波尔多登陆。波尔多的市民马上向塔尔伯特敞开了城门,惊慌失措的法国守备队被驱逐出去。很快,许多吉埃内市镇相继重新宣誓效忠英王。查理七世1451年取得的成果前功尽弃。法国人在战略上大大得判断失误,他们以为英国人的远征军是派往诺曼底的。直到1453年仲夏查理七世才集结了一支部队前往收复吉埃内。法军从东北,正东,东南分三路进击,在吉埃内西郊会师,查理七世在率领后备队殿后。塔尔伯特的儿子里叟(Lisle)的领主率领援军赶到波尔多,使英军在人数上倍增到6千。一如往常加斯科涅人的忠诚使英军仍有可能集结一支更大的部队以抵御任何来犯的王家军队。孤军深入的法军因而加倍小心。

卡斯蒂永战役法军围点打援

七月中旬法军开始围攻多隆河畔的卡斯蒂永城。法军的统帅不止一位,但实际上的总帅是德高望重的让·德·布鲁瓦老爷,他是一个不列塔尼人,佩里高尔的伯爵兼利摩日的子爵,同时也是庞蒂埃弗的伯爵。其他统领如让·德·布约以及雅克·德·香巴尼在之后的故事里还将提到。然而,最重要的领导人是著名的攻城工程师——让·布赫兄弟(帝国时代2的百年战争任务版最后一关中口出豪言的约翰布赫即是此君)——同时也是弹道专家(当时他们并没有工程师的头衔,而且此后这一荣誉也从未被布赫家族享有), 加斯帕尔这位当时实际上的“工程师”指挥了攻城行动。贵族指挥官们按照他们的专长指挥重骑兵此次战役的显著特点是法军围城队由混合部队组成。布赫兄弟参加了1451年的围城战因而熟悉这一地区。这就解释了为何一支仅700人的法军工程队能在短时间内在多隆河的支流利多尔河的故道上开凿了一条设防的野战壕。 法军阵列的不规则参数长期以来困惑着历史学家。.另一显著的特点是法军的构成。文献说明有300门甚至更多的加农炮和射石炮随军机动。虽然不能确定那些大炮和火绳枪是否故障频出,但是毫无疑问火绳枪在武器中占据了很大比重,他们可能是由热那亚佣兵吉里包特监制的。法军的营帐简直可以说是个大炮停车场。步兵人数在6000左右,有些材料估算为9000人。1000名骑兵由法王的附庸不列塔尼公爵提供,驻扎在大营以北1.5公里处。法军不合常理的布阵是否是因为蜿蜒的干涸河床造成,或是为了是火枪手获得最佳的射击效果,这些都不得而知。营帐处于卡斯蒂永城的炮火射程之外,而且攻城方也没有试图建立更近的战壕。几乎可以肯定,布赫准备围点打援而非强攻。千余名法军弓箭手在热尚·卢沃的统领下部署于卡斯蒂永以北的圣洛朗的前哨要冲,这里是来自波尔多的援军的必经之地。
虽然塔尔伯特更希望等待法军开近波尔多,但是出于荣誉和勇气的考虑,他仍被说服去救援卡斯蒂永城。塔尔伯特于7月16日出城,他率领着一支装备精良的骑兵,跟随其后的是数量众多的步军和炮队。他在波尔多的总兵力不下6千人,算上在最后时刻加入的忠诚的加斯科涅人大约有9千人。塔尔伯特于日落时到达利博涅,他的马军包括500名军士和800人的马上弓箭手继续夜行,穿过圣埃米利昂。截止17日黎明盎格鲁-加斯科涅联军的先头部队到达距圣洛朗咫尺之遥的树林。塔尔伯特军突袭了法军弓箭手,歼灭了一部份,其余的弓箭手在逃往法军大营时遭到截击。经过长达30公里的强行军后,塔尔伯特及时地让部队停下修整。一部份英军尾随溃退的法军弓箭手一直追到法军大营。 当塔尔伯特的部众休息和造饭时,法军从卡斯蒂永撤退的消息传来。目击者说法军的战马和推车正在驶离营地。塔尔伯特意识到机会来了,痛击撤退中的法军,这个想法实在是太诱人了。塔尔伯特决定立即发动进攻。虽然联军步兵尚未全部到达,但是战机稍纵即逝,不容等待。

卡斯蒂永战役英法决战城下

塔尔伯特的骑兵涉过法军大营以西600码的利多尔河。盎格鲁-加斯科涅联军并没有从西面直接与法军接战,而是企图迂回到营垒南面更长的堤岸轴线上展开队伍发动进攻。当他接近法国人时,老谋深算的塔尔伯特可能已经意识到他错误判断了战场形势。但塔尔伯特万万没有想到他正在自掘坟墓,几乎是正面走向火枪手的齐射。
卡斯蒂永战役油画 卡斯蒂永战役油画
法国人正在静待他步入射程。塔尔伯特指挥部队下马作战,而他自己仍安坐在他的白色座骑上。随着一声呐喊:“塔尔伯特和圣乔治”。盎格鲁-加斯科涅人发起了冲锋,那些在枪林弹雨中幸存的人们越过壕沟攀上木墙。托马斯·埃弗林根成功得把他的战旗插上了城墙,这也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荣光。攻城方一次次的攀上城头,而法国的加农炮和射击孔里伸出的火绳枪又用齐射一次次得把进攻者赶下去,进攻者横尸城下伤者更是不计其数。交战双方在某几处城墙甚至展开了肉搏战。虽然在总数量上占绝对优势,但英军的后续部队只是像撒胡椒面一样投入战斗,最终到达战场的可能接近4000人,即使这样,其兵力不够攻陷早有准备的法国守军。
塔尔伯特的炮队则从来没有准时到达过。盎格鲁-加斯科涅人在法军的炮火下只有埃打的份。他们坚持战斗了1个小时,直到日近中午。就在这个当口,不列塔尼骑兵赶到,冲击了英军的侧翼,这天早些时候撤离的法军弓箭手则重新组织起来从营墙后冲出,占据有利位置射杀溃逃的英军。慌不择路的溃兵涉过多隆河的罗赞河峡,逃往河心小洲寻找避难所。此时,塔尔伯特的座骑被加农炮弹击中,他被压在马下。一个法国弓箭手——米歇尔·佩鲁宁用战斧砍下了塔尔伯特的脑袋,从此名垂青史。塔尔伯特的儿子也被杀死。一部份盎格鲁-加斯科涅人逃到了卡斯蒂永,其余的则被赶到邻近的市镇。

卡斯蒂永战役战役总结

编辑
伤亡:法军: 100(-).英军: 4,000(-), 多数受伤后被俘。塔尔伯特的惨败致使再也没有英军再无可用的野战部队。加斯科涅市镇在法军炮队到达后迅速投降。当波尔多城再次向查理七世投降的时候,百年战争的主要部份终于结束了。卡斯蒂永是西欧战抗史中火器成为决定性的力量的最早战例之一。唯一的更早的例子是1420~1433年的胡斯战争,与卡斯蒂永战役极其相似。这种众多射击部队在既设防御阵地开火的作战计划实质上是英国长弓战术的一种延伸。然而要在脆弱的防御阵地上使用这种新式武器必须获得相应的技术进步。让·布赫采用的战术和胡斯军队的指挥官约翰·杰式卡何其相似。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德国人在火器特别是轻火器上改进上的成果很快被查理七世的军队吸收,国王很有可能从那里雇佣了一批火枪手。从1450年的库米尼战役中可以得出结论,在这一领域枪炮比长弓有效射程更远,如果指挥得当,他们可以在阵地战中所向披靡。但是塔尔伯特选择了后者。同样应该指出的是,骑兵继续对此类战役的结果产生决定性的作用。否则,失败方仅仅是被“击退”,仍然需要指出的是,射击战术从本质上说仍是一种防御性战术,只有当对方发起进攻时方能奏效。
参考资料
  • 1.    安维滨, 孙鸿章. 《中外战典》: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93-11-1:第217页
词条标签:
外国历史 历史事件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