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绮红

编辑:珍贵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1 12:41:57
编辑 锁定
王绮红1991年入选国家艺术体操队,1992年夺得全国艺术体操锦标赛个人金牌,1993年却在自己运动生涯巅峰时期被发现患上了骨癌,手术截去了右下肢。巨大的不幸并没有将王绮红击垮,她选择勇敢面对人生,在教练员岗位上同样作出了突出贡献。2007年,王绮红当选为十七大代表。
中文名
王绮红
国    籍
中国
出生地
广州
出生日期
1976年6月12日
运动项目
艺术体操
重要事件
2007年,王绮红当选为十七大代表
星    座
双子座
血    型
AB

王绮红人物档案

编辑
爱好:在深圳喜欢看电影,最近看的作品有《世界之战》;
在北京爱看话剧和到处发现有特色的食店;
不是太喜欢流行音乐,最近迷上听歌剧,突发奇想去欧洲边旅游边看现场演出;
不喜欢泡吧,但喜欢去星巴克喝咖啡和看气质美女。

王绮红人物简介

编辑
1992年她荣获全国艺术体操冠军赛冠军;1995年,王绮红成为深圳艺术体操队的一名教练,率领队员们相继夺得全国少年锦标赛冠军、全国锦标赛集体全能和三绳两球等项目冠军、第二十一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两项冠军、第九届全国运动会集体全能冠军等荣誉。2001年她所执教的体操队获第九届大运会冠军,而且获得了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两项冠军,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中国体操队在世界大赛中的最佳战绩。
王绮红 王绮红
她就是深圳体工大队艺术体操教练王绮红,一位身患癌症拖着假肢的残疾人。
2007年,当选为中共十七大代表。
2008年5月8日成为了奥运火炬传递的最后一棒的火炬手[1] 

王绮红人物特写

编辑
《千手观音》给你心灵带来的震撼可能还在余响,你一定还记得领舞邰丽华,那个慈祥悲悯、宝相庄严的美丽姑娘。
深圳体工大队的艺术体操教练王绮红,和邰丽华同龄,同样拥有精致五官、纤瘦身材,用舒展的身体语言展现着唯美。
刚从北京受奖回来的她,劳动节当天又在深圳开始了紧张的训练,因为她率领的艺术体操队将参加全国的预选赛。戴着义肢的她用坚强的意志不断在体操场上翱翔……
12年前舞者失去右腿
21年前,8岁的王绮红就像她今天训练的队员一样,被艺术体操表演的美深深吸引走进这个队伍,走向她的梦想。
12年前,17岁的王绮红参加第七届全国运动会,预赛顺利取得决赛资格,在做完最后一个动作之后,她倒在赛场上。一个月后,她确诊为骨癌截去了右腿。
10年前,19岁的王绮红走进深圳体工大队,这次,她教小队员们如何挥起彩带,抛起彩球。
“你是以怎样的勇气面对打击的?”这个问题王绮红被问了10年。她平静地说:“既然发生了,我只能去面对。我没把握自己可以活多久,也预计不到将来会发生什么。我能理解邰丽华,像我们能够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是一种幸福。”
学生给予王绮红很大的成就感,她喜欢当体操老师,这是她儿时梦想。
勇于为残疾人争取权益
戴上义肢的王绮红,走路别人几乎看不出异样。她说刚开始蹒跚走在路上时,旁人的异样目光让她难过得不想出门了。即使那些眼神中包含关爱,她的自尊也无法承受,因为她从事的是追求完美的艺术体操。
现在的王绮红,已经学会自在地“享受”别人的关照。安静的王绮红还为争取残疾人的权益与人抗争过。
由于经常飞赴各地比赛,几年前戴义肢的她在经过机场安检时,安检人员要求她脱掉衣服。安检人员不太了解残疾人的不方便,而且他们的态度很没礼貌,伤了她的自尊。王绮红花了半个多小时以一对四和他们理论,最后他们道歉了。王绮红说她理解机场安检人员的尽职尽责,但确实有不人性化的地方,“不能因为你不了解义肢,就可以随便让我脱衣服。我的争取,可能改变他们以后对其他残疾人的态度。”

王绮红运动经历

编辑
1992年,16岁的她便获得了全国艺术体操锦标赛个人金牌。
2000、2001年,王绮红带领深圳体工队艺术体操队员取得全国锦标赛冠军和第九届全运会冠军。
2001年,她带领的队员包揽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艺术体操集体两枚金牌。
2004年雅典奥运会,王绮红培养的陆颖娜代表中国参加艺术体操集体项目比赛,取得第6名,这是我国此项目在奥运会上取得的最好成绩。

王绮红人物小传

编辑
王绮红从楼上走下来,右腿的假肢让她的身体看上去有些倾斜,但她的神情是平静而又自然的。从斜挎着的有着长长带子的背包彻拿出一串钥匙,打开挂着“基地副主任”标牌的房门,她淡淡地笑了笑:“这是我的办公室。很少进来,空气不太好。”房间因为长时间的关闭确实有种发霉的气息,王绮红一边打开窗子及空调,一边多少有些歉意地解释:“快到十运会了,基本上都是呆在训练场,很少有机会坐在办公室里。”然后,她便静静地坐下来,纤细的双手摆放在台面,安静而又详和,清秀的脸庞在透过窗子而进的阳光下也是同样的清澈与宁静。
此时的王绮红不仅很容易便让人忽视了她的身份----深圳艺术体操队教练、深圳笔架山体育训练基地副主任、全国劳动模范,而且更难以让人相信的是瘦削的她究竟是如何承受得起那一次次痛苦与磨难----1992年,王绮红夺得了全国艺术体操锦标赛单人项目的冠军,所有的美好几乎在一夜之间全部向这个16岁的广州小姑娘绽开。然而,一年后的6月,就在她刚刚获得全运会决赛资格后的一个星期,她的右膝伤病被确诊为骨癌,7月,她失去了右腿……
对于一个艺术体操运动员以及一位花季少女来说,实在没有比这残酷的事情了。但是,王绮红不仅走了过来,而且在所有的人都认为她已经和艺术体操“绝缘”的情况下,她重新在这个自己梦断的领域成为了焦点人物。所不同的只是,13年前她是中国最优秀的艺术体操运动员之一,而13年后,她是中国最优秀的艺术体操教练员之一……
“截肢当然可怕,但是当必须截肢的结论摆在面前的时候,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思考这种可怕的程度,就已经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了。”
王绮红是被队医抱着离开赛场的。1993年的全运会预选赛,她顶连日来膝部的剧烈疼痛完成了全套动作,然而伴随着决赛资格到来的同时,她也摔倒在了赛场之上。她被队医抱着离开了赛场并直接送进了医院。本来以为只是普通的运动积累下来的膝伤,但检查的结果出人意料----骨肿瘤,更为糟糕的结果则是,在这个位置的骨肿瘤通常只有1%属于恶性,而王绮红却偏偏就是在这1%的范围之内。医疗的方案更是简况明了----截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样的结果自己竟然没哭,也许仅仅只是小时候父母就一直教育我‘哭解决不了问题的缘故’吧。我提出了在全运会后手术的设想,但医生想都没想就回绝了,因为对那时的我来说,问题早就已经不再是保腿,而是保命。一个星期后,手术正常进行,我就这样彻底告别了运动员生涯。”述说12年前的那一幕,王绮红的平静让我感到惊讶。
王绮红显然也意识到了我的惊讶,淡淡一笑,她给出了这样的答案:“其实在刚刚开始的时候,我是有些反感跟记者谈这个问题的,觉得挺烦人的。也不是我不能面对这个话题,而是觉得没有这样的必要。后来谈得多了,也就慢慢习惯了,觉得能够这样正视连接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王绮红并不愿意外界将自己的这种“坦然”理解为一种坚强:“好多记者都问过我这个一个问题:截肢是不是很可怕?截肢当然可怕,但是当必须截肢的结论摆在面前的时候,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思考这种可怕的程度,就已经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了。说句心里话,要是这事情放到现在,我可能都难以承受,但当时除了接受,没有任何其它的选择,就这么简单。”
王绮红透露,其实自己当时也并不是绝对没哭:“我清楚地记得自己曾经在病房里哭过一次,只是并不是因为要被截肢,而是觉得医院的环境太压抑了,以前整天活蹦乱跳,在医院呆的时候最长也不会超过半天的我,一下子要在病床上躺那么久,真的受不了。后来之所以重新恢复到乐呵呵的状态,是因为觉得总这么没完没了地想着不开心的事情,其实也没有任何的帮助。很多人觉得我这是乐观,这是正面的想法,其实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的这种选择,那就是逃避,也可以说是一种阿q精神吧----事情总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不是吗?再退一步讲,如果不是这次手术,我对人生与健康的态度也许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也就不会让很多人觉得怎么我的生活态度好像总是很积极的样子。”
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王绮红选择了默默承受、积极面对。但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还是有两件事因为感到异常痛苦而让王绮红至今记忆深刻:“一件是肉体上的,一件则是精神上的。肉体上的痛苦来自于化疗,那段时光才真正难熬,总共进行了24次,每次的时间是半个月,也就是说,那两年的时间我有一半是在医院度过的。治疗的过程更是痛苦,每天竟然有十七、八个小时是手上扎着点滴度过的,这种感觉真的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以至于每天最大的‘享受’就是能够到病房外透透气。另一个痛苦则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以当时广东艺术体操的生存环境,整个队伍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我一个人的表现的,我真不希望因为自己命运的改变也同时改变了队友们的命运,但是,我所担心的
这一幕最终还是发生了,我在1993年7月7日进行的手术,结果在我手术后不久,队伍便不复存在了,这不仅增加了我的压力,而且也增加了我的痛苦。”
“我的生命中没有‘如果’,我更愿意相信的是即使是在人生最黑暗的日子里,只要你不停地向前,便一定会有走出黑暗的那一天。”
十二年前的那次手术彻底地改变了王绮红的人生。未来的路将怎样走?她的脑子里可以说是一片空白。父母在更长的时间里也只能是暗自垂泪。父母的这种伤心反倒更加激发了王绮红,于是她反过来安慰自己的父母:“爸、妈,你们放心,从小到这么大,只要是我做的事情,而且是在我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的,哪一件我没有做到最好?!所以,只要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也一定能够做到最好的。我需要的只不过是再一次的机会罢了。”
话虽如此,但对于一位截了肢的年轻女孩来说,再次扼住命运的喉咙又谈何容易。在1993至1995年的两年时光里,王绮红虽然边治疗边边学习,掌握了电脑及素描的初步知识,并计划前往深圳大学计算机系学习深造,但是,等待她的将会是怎样的艰辛与挑战,却没有任何人敢于轻言乐观。就在这时,一个机遇悄然来临了:已经空白了两年的广东省艺术体操队于1995年底重建,队伍依然放在深圳市。因为缺少教练,时任领队的陈剑芬便想到了王绮红这位昔日的得意弟子。这实在是个大胆到近乎疯狂的设想,不要说在中国,即便是在全世界,让一位装了假肢的人来担任艺术体操的教练,可以说都是前所未有事情。王绮红也不是没有过犹豫与顾虑,但是艺术体操对于她的巨大魔力,最终还是让她站到了训练场边:“我的想法非常简单,我的梦想破灭了,但是,我对艺术体操的认知与领悟,应该可以帮助别的孩子实现她们的梦想啊!”
那个时候,王绮红在国家队的队友基本上还都活跃在赛场上。看着那些熟悉的身影,王绮红也暗暗地给自己定下了这样的目标:作为运动员,我不能和她们同场竞技了,但作为教练,我比她们早起步两三年,我应该比别人做得更好。于是,为了克服自己身体的不便,刚刚当上教练的王绮红还没领到工资,就自己出钱买来了便携式摄像机,把每一名队员的动作都记录下来,然后对着镜头一个个讲解。但是,竞技体育的特定性决定了,仅有讲解是不够的,要让队员掌握动作的要领,相应的示范还是必不可少的。对于其他教练来说,这也是很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对于装着假肢的王绮红来说,需要付出的辛苦就远非常人所能够想象了。因为用左腿和双手一遍遍地给队员做示范,身体的负重几乎全部集中到了装着假肢的右腿之上,假肢与皮肤摩擦而带来的疼痛让王绮红不得不一次次咬紧了牙关。实在受不了了,她便跪在地上或者坐在地上示范、讲解,一次次,一遍遍,直到她认为队员已经达到自己要求标准为止。每至夏日,训练馆内的温度更是高达40余度,一天的训练下来需要付出多少汗水与辛劳,更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但是,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王绮红顽强地坚持了下来。王绮红的这种投入不仅感染了自己的队员,也感染了身边的朋友。当时已经在香港执教的何晓敏也正是将这一切看在眼待,才于1998年毅然决定放弃香港的高薪,回到深圳陪伴自己的这位昔日队友共同“搏命”。深圳体操队也就此形成了王、何两位轴心。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王绮红的心血没有白付,从1999年开始,深圳艺术体操队便接连创下佳绩----1999年,在全国锦标赛上夺得3项季军;2000年,在全国锦标赛和冠军赛上连续夺得集体全能等项目的金牌;2001年,在全国锦标赛上蝉联集体全能冠军并夺取和三绳两球项目的冠军,多名队员获得了代表中国队参加世界大运会的资格,并一举摘取了大运创五人棒及集体三绳两球两项冠军,这也是中国艺术体操在世界级大赛中的最佳成绩;2001年的九运会上,以近乎完美的表演获得了集体全能这块份量最重的金牌;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上,王绮红带出来的队员陆颖娜胡美获得了艺术体操集体全能第六名的成绩,取得了中国艺术体操在奥运会上的最好成绩。
成绩面前,鲜花与掌声接踵而至,于是便有人问王绮红:如果没有截肢,你的艺术体操生涯是不是可以更加绚烂多姿?面对这样的提问,王绮红笑着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我的生命中没有‘如果’,我更愿意相信的是即使是在人生最黑暗的日子里,只要你不停地向前,便一定会有走出黑暗的那一天。”
“艺术体操是一项跟随时尚与潮流发展的运动,始终处于不停的变化之中,所以,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教练,我便必须一直站在时尚的前沿。”
与王绮红交谈,不用担心会冷场,因为她的知识面之广,思维之敏捷,是记者此前所采访过的绝大多数运动员或者教练员都难以比拟的。对此,王绮红淡淡一笑:“其实这也是我们这个项目的特点所决定了的。 艺术体操是一项跟随时尚与潮流发展的运动,可以说始终都是处于不停的变化之中,所以,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教练,我便必须一直站在时尚的前沿,而要时尚,知识面窄、孤陋寡闻显然不行。”
时尚这东西说起来简单,真正要落实到现实生活乃至艺术体操之中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在王绮红的眼中,时尚却并非多么悬炒:“时尚当然是前卫,但前卫并不一定就是标新立异,我始终认为,所谓时尚与潮流的东西,其实是得到了大多数人认同并能够引起共鸣的东西,就像法国的时装,它能够得到那么多人的青睐,就是因为它不仅能够在整个欧洲赢得认同,而且在全世界可以说都能够找到知音。艺术体操这个项目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个标准的舶来品,欧洲人对于艺术体操有着严格甚至挑剔的要求,所以,对于艺术体操我们永远不可能指望它像武术那样,我们想怎么改变就怎么改变。说白了一些,在艺术体操的动作设计及音乐选择上,我们想不‘崇洋’都不可能。这也就是为什么周小菁的东西在国内反响很好,可一到了国际赛场往往就缺乏号召力的一个主要原因。”
王绮红认为,在这个“时尚标准”的问题,并没有对或错之分,只有适合还是不适合之别。她举了这样一个例子:“我曾经在深圳交响乐团看过这样一个演出,十多位外国音乐家联手演奏《春天的故事》,不能说这些音乐家的水平不高,但他们演奏留给很多人的感觉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对味。另外,一位来自俄罗斯的女孩分别用小提琴拉了《梁祝》和《卡门》,可以更清楚地看出,她在演奏《卡门》的时候,那种表情与投入截然不同,更容易表达音乐本身内在的东西。看了这次演出之后,我的感受是,既然艺术体操的评判标准将不可避免地按照欧洲人的理解来制订并实施,那么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做一个难以引起共鸣甚至可能被淘汰的东西呢?”基于这样一种思维,王绮红开始大量地涉猎外国的音乐与文化,而不断地通过外国电影中的音乐来设计自己队员的动作,更是成为了她的一条捷径。于是,看电影、听音乐可以说成为了王绮红业余生活的重要内容,有时遇到好的有参考价值的电影,她甚至会将自己的队员也拉到电影院一起观看,增强大家对音乐乃至舞蹈内涵的理解。当很多人对训练的思维还是停留在关起门来埋头苦练之上的时候,王绮红用这种独特并深受队员欢迎的方式,让大家在“享受生活”中增加了对艺术体操的认知与了解。
与此同时,王绮红还有一个特别的爱好,那就是逛街:“爱美是每个女孩子的天性,我逛街本身就是一个追逐时尚及寻找美的过程,因为什么东西是最流行的,再没有比观察这些大街之上走过的女孩的衣着与举止更为直接的了。所不同的只是,我发现这些日常生活中美的元素的目的,是希望能够将它们一点一滴地融入到队员的舞蹈之中。”其实,王绮红不仅喜欢并擅于将生活中美的元素注入到自己的执教之中,而且她还巧妙地将自己在服装设计方面的爱好也发挥了出来,多年来,深圳队队员的参赛服装都是她和塔档歉好友何晓敏一起动手设计的,从挑选布料、设计样式到送去裁剪,王绮红更是亲历亲为,乐此不疲。 对于王绮红将生活中的一切都与艺术体操联系到了一起的“生活态度”,也有朋友感到难以理解:二十多年了,你的生活都是跟艺术体操联系在一起,难道你就没有厌烦的感觉吗?而王绮红的回答更是干脆:“我觉得这就是我生活的乐趣之所在。从8岁时第一次看到带操表演时,我就觉得这项运动实在是太美了,现在我的观点可以说一点也没有改变,难道还有谁能够找出比艺术体操更美的体育项目吗?在我看来, 一段音乐、一个舞蹈,就是一个梦想,为了一个梦想而不停地编织下去,就算再苦再累也都会是一件很幸福愉快的事情,我是乐在其中啊。”
“很多人都习惯于用培养出了多少取得成绩的运动员作为衡量一名教练的标准,而我更看重的则是自己培养的运动员究竟有多少是完全意义的社会人。”
荣誉接踵而至,按照深圳市体育局的工作安排,从2005年9月起,王绮红就不再担任深圳艺术体操队的教练了,从此之后,她需要将更多的精力集中到整个基地的行政工作之上。对于这样的安排,王绮红直言:“这是一个新的开始,而我喜欢新的开始。”但是,她也同样不回避这样一个问题:你真的舍得离开你已经为之奋斗了二十余年的艺术体操吗?“抛开感情的因素不谈,我只想对孩子们更公平一些,不希望她们因为教练变换这方面的因素而受到影响。并且,我想,就算是将来的工作再忙,我还是会抽出时间到训练场边的,父母既然把孩子们送过来了,我们便必须对她们的未来负责。”
说到对孩子的负责,王绮红坦言:“其实我所理解的负责并不是像保姆一样把每个队员都照顾的好好的,看护的紧紧的,而是一种和风细雨式的管理。比如说,我就不喜欢地运动员成天关在训练馆里这种形式,我觉得从事体育训练掌握某种技能或者专长,对于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来说,充其量只是她人生长河中的一小段而已,所以根本就没有必要让她或者他为了眼前的这颗小树而忘记了人生这片大树林甚至大森林。”王绮红说,也许自己当年就是上午上课下午训练并不是从严格意义的体工队出来的缘故,在她的愿望中,如果自己的队员某一天能够像上下班一样来训练,训练结束后所有的时间与空间都完全属于个人,那么她觉得这就是一件很不同一般的突破了:“什么是职业化,我觉得这才是职业化,否则一天练到晚一个人简直就变成训练的机器了,体育总是这样搞下去,也并没有什么意义。”
基于这样一种思维,王绮红说,当了十多年的教练,其实她对自己的队员并没有太高的要求和过多的期望,只是希望她们首先身体健康,然后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而已:“很多人都习惯于用培养出了多少取得成绩的运动员作为衡量一名教练的标准,而我更看重的则是自己培养的运动员究竟有多少是完全意义的社会人。因为说句心里话,能够取得成绩夺得冠军的人毕竟只是极个别,绝大多数都只是有着这么一段经历而已。所以,从当教练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有想过成功与否的问题,我最欣赏的队员也往往并不是拿冠军的那一个,而是在我看来最具有某种特质,在做人方面相当成功的那一类。”
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虽然王绮红表示自己从来就没有想过成功与否的问题,但是她所付出及取得的一切,却没有人认为不是一种成功,伴随着一个个荣誉的接踵而来,她已经成为了深圳这座特区城市里标准的名人。对此,王绮红淡淡一笑:“我不觉得自己真的是什么名人,我的理解很简单,我是一个有名字的人。可以说,因为有这支队伍,结果才造就了我这个人。至于因为我的存在而能够给这支队伍带来一些积极的影响,那么我觉得这应该是我的工作,与我个人也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作为一个教练,我觉得自己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就是让队员们看到希望,让她们对人生始终都能有一个积极向上的态度。”王绮红甚至笑着表示,也许正是因为自己成了所谓的名人,结果每一个前来采访的记者都会问到她截肢的事情:“说心里话,刚开始的时候我对这样的问题有些反感,觉得挺烦人的,但是,慢慢地我也就想开了:你越计较这一点,越说明你还没有正视这个再现实不过的问题,而既然你已经接受了这一切并注定将一辈子这么一路走下去,又何必再在意那么多呢?!”
即将踏上新的岗位,王绮红说,她并不想对自己有太高的要求:“其实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需要承受的压力都不仅很大,而且是复合型的。如果对自己的要求太高,压力必然也就随之增大,再加上人的欲望本来就是没有尽头的,一不小心让欲望成为了新的压力,就更加得不偿失了。”她甚至还笑着表示,不少朋友觉得她未来发展的方向会是女强人,这让她觉得很“危险”:“我怎么感觉这背后的潜台词好象是只要事业不要家庭似的,其实我从来就不觉得要事业就不能要家庭。上次去深圳残疾人网站跟残疾朋友网上聊天的时候,很多人也都关心我的个人问题,可能只是因为我们这个项目只有女生没有男生的缘故吧,我现在确实还一个人过着,但是,我想只要遇到一个能够与我在思想上沟通的好男人,我是会开开心心地把自己嫁出去的。”
参考资料
  • 1.    人物  .深圳政府在线[引用日期2012-11-23]
词条标签:
运动员 体育 人物 中国